咨询电话:0577-86602010

新闻详情

咨询热线

奥运会传达了什么文化

网站编辑:日博-日博体育官网-日博体育备用网址 │ 发表时间:2020-02-15 21:41:12 

  奥运会传达了什么文化_幼儿读物_幼儿教育_教育专区。奥运会传达了什么文化

  奥运会传达了什么文化 奥林匹克最初只是一个希腊的概念,后来通过顾拜旦,奥运会成 为一个以欧洲文化为主流的盛会。 奥运会其实传达了一些什么样文化 呢?以下是为大家整理推荐关于巴西里约奥运会的一些文化资讯, 希 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文化奥运”提倡和平、共存与和解。文化是促进和平的桥梁, 这是“文化奥运”要传达的最重要的信息 ;提倡国际社会团结。赞同 文化的多元化,反对一元化;提倡信息社会的文化;提倡传统和创新有 机结合。总之, “文化奥运”就是要用一系列的文化活动传达和复兴 奥林匹克精神,促进人们对希腊古老文明和现代文化的认识 ,增进人 们之间的互相尊重和了解。 “文化奥运”把体育与文化和教育结合起来,表达对和平、平等、 民主、人道主义、文化多样性和继承与创新的态度。最终要使“文化 奥运”的理念深入人心,永远传承下去。以往奥运会的文化活动是补 充和附属性的, “文化奥运”活动引导奥运会进入注重通过文化的手 段发展人类关系的新时代,为奥运会增加了新价值观念。 奥运是个不可抵挡的文化符号塞拉隆阶梯”彩色台阶,由智利艺 术家乔治;塞拉隆于 1990 年开始策划并修造。 里约市中心有一处著名的旅游景点,是一段叫做“塞拉隆阶梯” 的彩色台阶, 它是旅居里约的智利艺术家乔治;塞拉隆于 1990 年开始 1 策划并修造的。 起初,塞拉隆仅仅是将自己房屋门前的一段阶梯用蓝、绿、黄这 三种代表巴西国旗颜色的瓷砖做了简单装饰。但随着灵感的闪现,塞 拉隆的创作热情一发不可收拾。在随后的 20 多年中,塞拉隆用来自 包括中国在内的 60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 2000 块彩色瓷砖,将门 前长 125 米,有 250 余个台阶的一条小路和周围部分墙壁装点成一 条融汇了各国风情的艺术长廊。如今,这条长廊已经成为里约热内卢 的热门景点,每天吸引大量游客前来游览、拍照,奥运会期间,这里 更成为人们的必到之地。 塞拉隆阶梯位于里约当地酒吧区和特雷莎修道院之间的一条小 巷里,原先这里可谓脏乱差地区。2005 年,阶梯有了雏形。2009 年,在里约申办奥运会的宣传片中,就出现了塞拉隆阶梯的画面,著 名的 U2 乐队、史努比动画都把这里当做取景地。 说的与题目似乎太远了,但是我们不得不说,其实奥运会就是一 座加长加高版的“塞拉隆阶梯” ,与塞拉隆相比,现代奥运会的发起 人顾拜旦是更伟大的创意天才。 随着奥林匹克运动的开展,不同文化都参与进来,奥运会走出欧 洲后,先是来到北美和澳大利亚。后来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奥林 匹克不应仅限于宣扬西方文明,于是奥运会在 1964 年折向日本, 1988 年抵达韩国,并终于在 2008 年来到东方文明古国、中国。从 雅典到北京,两种古老的文明通过奥运会这个载体,实现了最亲密的 握手。 2 奥运会看似是一个体育的竞技场, 但其实也是各个不同文明寻求 交流和理解的文化盛会。前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何振梁就曾说过: “体 育如果不与文化结合,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 ”何振梁还认为, 奥运会对世界文化的交融起到了无法比拟的作用,为 200 多个国家 和地区的人民提供相互交流、相互了解的机会,只有奥运会能够在欢 快的气氛之下做到这一点。 巴西文化源于欧洲,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又有了自己的特点。里 约奥运会开幕式上,不管是吉赛尔;邦臣的走秀,还是热情的桑巴舞, 动人的波萨诺瓦,都将巴西的悠久历史与多元文化展现得淋漓尽致。 奥运会首次走进南美洲,巴西人民的活力、节奏、面孔、微笑,还有 他们的精神,都如同一块块新的五颜六色的瓷砖,被贴到了奥运会这 个巨大的“塞拉隆阶梯”上,奥运会变得更加魅力十足。 巴西里约奥运会的文化资讯里约热内卢是一座两级分化严重的 城市。非维拉(Favela)山上建有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时间最长,也是 全巴西最大规模的贫民窟。但是眺望山下,却看到一座繁荣的现代化 都市。 巨大的贫富差距曾经致使许多人质疑这座城市举办这一届奥运 会的资质。 2013 年在深圳举办第五届主题为“城市的边缘”城市/建筑双年 展期间,我曾经向来访的一位巴西建筑师 Julia Tierney 问过一个问 题: 非维拉怎么办?会不会拆迁?我相信这是每一个中国人的下意识 反应。比如在深圳,无论是位高权重的人还是普通的黎民百姓,许多 人都把城中村称作“城市毒瘤” 。而和巴西的非维拉比,我们的城中 3 村可以称作天堂, 因为在非维拉 “脏、 乱、 差” 尚属小事, 此外的 “黄、 黑、毒”才是最让当局头疼的。 非维拉的贫民窟形成于 19 世纪,1897 年,一支打完仗的军队 来到非维拉山上临时驻扎下来,结果成了这里的长期居民。直到几年 前贫民窟里还发生了一次暴动,遭到果断,这折射出这片社区所 处的困境居民们一方面希望社区城市化、文明进 步;另一方面,自己又保留着农村时期的原始性格。而大量的贫民窟 又好似城市矛盾的折射市民们一方面追求现代化; 同时却又难以弥补不同阶层之间的鸿沟, 人们的财富和社会地位都存 在巨大悬殊。 在奥运会开幕前的 5 年,政府就开始在非维拉山上建立了缆车, 名义上是为了改善交通, 但很多居民担心这是强迫他们搬迁的第一个 措施。当地的意见领袖说: “政府企图结束我们的历史。 ”虽然,巴西 政府是一个出了名的“包办政府” ,它有权决定国家的大小事务,但 重建非维拉贫民窟以获得投资回报的做法还是受到了质疑。这不奇 怪,因为巴西政府从 1930 年就开始有步骤有计划的通过“城市发展 规划”铲除贫民窟。 1950 年有一项调查,第一次统计了巴西的 100 多个贫民窟的数 据。这项调查指出了贫民窟居民最缺乏的东西:合理的居民密度 ;牢 固安全的房屋 ;合法的居住权 ;齐全的配套设施 ;以及其它的一些城市 所必须的设施。调查者认为,如果能做到上述几点,贫民窟将不再继 续给城市形象抹黑。 4 贫民窟问题一向被视作住房问题, 所以解决方案就是给穷人分配 房子。COHAB 公司(The Popular Housing Company of the State of Guanabara)是方案的执行者,它在 1962 到 1965 年之间,捣毁 了 29 个贫民窟,于是产生了 3 万无家可归的人,他们就被安置在由 COHAB 公司资助建设的住房里。但这种方案还是以失败告终,因为 公司提供的住房窄小、偏僻,同时还很昂贵。据统计,在 1960 到 1970 年间,政府动用军队,采取强制措施,铲除了约 70 个贫民窟, 强制性安置了约 10 万人。政府的改造计划最终都失败了,因为重新 分配住房的政策只能导致贫民窟的人口一次次地被迁出, 然后又一次 次地重新定居在边缘地带。而这些贫民窟建立在偏远的地区,缺乏配 套的城市服务,这表明了市政府在改造提升城市的同时,并不关心穷 人的福祉。 从以往的城市现代化经验可以看到, 平民窟是由它所缺乏的基础 设施来定义的。自 1985 年以来,里约热内卢的的改造计划稍有改观 从铲除贫民窟,转变成了提高城市化水平。 “贫民窟-社区”(Favela-Bairro)是全球最大的贫民窟改造提升 工程。 这个工程始于 1994 年, 旨在改造贫民窟, 改善基础设施建设, 使 之 成 为 现 代 化 的 社 区 。 泛 美 开 发 银 行 (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为一些贫民窟进行了初步的技术评估,结果显 示基础设施建设匮乏: 只有 35%的住房有水源供给, 其中又仅有 25% 的水源有净化处理;垃圾回收覆盖率只有 33%;没有像样的街道;没有 合格的下水系统 ;90% 的住户没有法律文件保障自己对房屋的所有 5 权。这项颇具影响力的调查给出了具体的数据,证明贫民窟最需要的 是干净的水源供给,和垃圾回收体系。 作为“贫民窟-社区”计划的一部分,2011 年,里约市政府给贫 民窟制定了新的评估标准。 在新标准之下, 许多原本是贫民窟的地方, 不再被定性为贫民窟。于是,里约热内卢贫民窟的数量由 1020 个骤 减到了 582 个。在一些官方文件上,政府声称很多缺陷已经所有改 善:增加了电力供应、提供了干净的水源、建立了垃圾回收体系、铺 设了机动车辆可以通行的公路、严格遵守土地使用法、提供了教育服 务和医疗卫生服务。 但是,贫穷不能简单地看成缺乏稳定收入,或者没有合格的社会 服务。更加重要的是,穷人没有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没有跟富人一 样的社会地位。用城市改造提升计划的支持者的那种观点,其实是把 这些深层的问题等同于技术问题,例如要建立一定数量的净水设施、 建立多少公里的马路、颁发房屋所有权证明。 但是,如果人们真的想弄明白,为什么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规模 迅速扩大,显然需要更具批判性的建议。而这一届的奥运会恰好成为 探讨这一深藏在巴西社会内部, 同时也是全球化浪潮之下许多后发国 家的困境与挑战: 为什么经济发展的果实不能被全社会分享?为什么 在一个国家可以有经济实力申办全球盛会的同时却无法让自己很大 一部分国民获得温饱和尊严地生活? 巴西的艺术家、公共知识分子和激进的建筑师开始联合起来,为 穷人的居住权、教育权和其他平等的权利发声。一位来自非维拉的摄 6 影师首先点燃起一场争取“贫民窟存在感”的“审美战争” ,他拍摄 了数百张贫民窟居民的肖像,并将放大后的照片贴在贫民窟的墙上。 其它街道上的行人路过时,都能够看到这些肖像。这些脸庞上流露出 恐惧的神,他们害怕自己的居所被推倒,害怕被强制搬迁。 7